关公委
 网站首页  组织建设  活动掠影  互动交流  文件资料 
最新消息: · 简单就是最好的生存之道         · 作为子女,母亲的话是需要过度解读的          ·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 留一点专注的时间给孩子         ·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若干意见         · 关于进一步加强教育关工委宣传阵地建设的通知         · 教育部关工委关于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的通知 ​         · 中共广州市委办公厅广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关心下一代工作的意见》         · 中共广东省委办公厅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强关工委工作的意见》         · 中共教育_党组《关于加强全国教育系统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建设的意见》   

文章内容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文件资料>>学习交流>>正文

作为子女,母亲的话是需要过度解读的 
2016-11-25 13:19 詹嘉琪 ​  审核人:

看到这个题目,你或许以为我的母亲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或许以为她说了什么惊天动地的至理名言。事实上,我的母亲只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从来没跨进过学堂门的文盲。成年之后,回想母亲说过的话,我突然发现每句话都是我生命中的一盏明灯,尽管当年她说这些话时,我曾经那么不屑一顾,甚至认为那只是母亲的愚昧之见。

“我这辈子就是喜欢与别人逞英雄。每次挑谷担子时,我总是把远处的一簇小花当作目标,再累也要咬紧牙关,一鼓作气冲向目标。快走到小花时,我赶紧把更远处的一棵小草设为新目标。因为有了更远的目标,我才重新打起精神朝前走,所以我总能比别人挑更多的谷子。假如不及时设定新目标,我肯定在小花旁就累倒了。”后来学《管理学》,我发现这番话竟是管理大师们阐述的“目标设置理论”的“母亲版”。只是“小花小草理论”比教材上的“目标设置理论”更简单明了,更贴近生活。每当我有骄傲自满的念头时,每当有人劝我知足常乐时,我就想到更远处有一棵小花正等着我,小花前面是小草,小草前面又有小花……母亲一路播种了无数的小花小草,让我领略到一路的鸟语花香、一路的姹紫嫣红。

“写这么多医学书,没几个人看得懂啊!你还不如写一些大家都能读得懂的书。”有一天,大字不识的母亲拿着我写的医学专著感慨。我当场反驳母亲,想让她明白什么叫“曲高和寡”。母亲并不与我争辩,她深知她的话在我心中的份量。在随后一个月的时间里,我脑海里每天都回响着母亲的这句话。如何由小众变成大众呢?我开始尝试写文学作品,让更多的人从我的作品中受益。遵循母亲的“大众理论”,我在作品中尽量少用生僻字和深奥的典故。我试着写了两篇散文投稿,文章很快被刊登出来。于是,我在文学之路上一发不可收拾,从一篇篇文章到一部部散文集、小说集……埋藏在我大脑中的文学富矿,被母亲的一句话开采出来。经过几年的创作之后,我逐渐发现我最大的天赋是写作,甚至自恋地认为,我这辈子就是为写作而生的。我不明白为什么许多医生会弃医从文,难道他们都有一个我这样的母亲?抑或对生命思考之后只能用文学来表达?母亲的很多话,乍一听让人觉得老土、甚至让人很不舒服,但很有嚼劲。在不断反刍咀嚼之中,我获得了终生的精神食粮。

“既然人家小张准备念博士后,你为什么不去试试呢?难道天下的书全读完了吗?你把中国的书读完了,还可以读外国的书啊!”母亲从博士同学小张那儿得知“博士的后面还有一个博士后”时,每天就在我的耳边唠叨这句话。我过去一直读医学专业,在母亲这番话的引导下,我决定读一个管理学的博士后。新学科犹如推开了一扇门,让我看到了完全不同的一处风景。回想自己的经历,学中医、学西医、学管理、再到文学创作,每次都是在母亲的鼓励下,我推开了生命中的一扇扇门。每次跨专业时,总有人批评我:“专业思想不强,浮躁的人一事无成!”我对批评者报以友善的一笑,他们哪里能懂我啊?他们哪里知道我家有一位激励我战无不胜的文盲母亲呢?人生最高的境界不是推门找适合自己的房间,而是不断去欣赏多姿多彩的人生风景。

前几天,我去父母家小住,睡觉时母亲过来给我扎蚊帐,在床沿还放上一个枕头。我好奇问母亲放枕头干什么,母亲说担心我半夜翻身会滚到地上。天啊,在八十岁母亲的眼中,五十岁的儿子居然还是小毛毛!母亲用乳汁哺育了我,用最简单的话语教育了我。“小花小草理论”解决了生命中的长度问题,“大众理论”解决了生命中的宽度问题,“推门理论”解决了生命的高度问题。从摇篮的长度、宽度与高度到学术的长度、宽度与高度,母亲无时无刻在为我搭建生命的三维空间,这就是母亲的伟大之处。当得知自己随口说出的话成了“理论”时,母亲着实吓了一跳,甚至有些诚惶诚恐,因为母亲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理论”两个字。所谓“三大理论”,或许是儿子对母亲的过度解读?

——作为子女,母亲的话是需要过度解读的。

作者:潘习龙,北京大学医学部任教,发表长篇小说《假药》《一席之地》,散文集《人生何处不绽放》。

文章摘自《人生何处不绽放》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上一条:简单就是最好的生存之道
下一条:留一点专注的时间给孩子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广州大学关工委网站